鲁网 > 临沂频道 > 区县 > 正文

临沂市兰山街道向陈年老账开刀 清欠清出一片天

2019-05-13 09:0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去年半年的时间清欠2.6亿元,今年一个月清欠1.4亿元,临沂市兰山区兰山街道向陈年老账开刀。然而,清欠不只是要账,它清出了民心向背,清出了廉洁从政,清出了担当作为——

  鲁网临沂5月13日讯 去年半年的时间清欠2.6亿元,今年一个月清欠1.4亿元,临沂市兰山区兰山街道向陈年老账开刀。然而,清欠不只是要账,它清出了民心向背,清出了廉洁从政,清出了担当作为——

  4亿多元的盖子被揭开

  去年夏天,刚上任四个月的兰山街道工委书记田宗春到一个村居调研,偶然了解到这里的债务情况:村居欠外债上千万元,居民欠村居2000多万元;居民欠村居的长期不还,村居要对外付高息借贷度日。

  田宗春不由得警觉起来,他立即调查了另一个村居,情况竟然如出一辙。于是,他让街道农经站对所有村居的债务进行托底,不久结果出来了:全街道居民拖欠村居的资金高达4亿多元!最长的拖欠20多年,数额最大的一笔高达550多万元。

  是哪些人在什么情况下欠账不还?街道的调查显示,这其中生活困难者寥寥无几,真正的原因来自三个方面——

  村居干部或比较强势的居民直接借的钱。你干了一任书记,借了几万迟迟不还;我上任了,也拿出几万供开销;

  土地承包费、房屋租赁费不交或少交。其中,少交的情况非常普遍。兰山街道寸土寸金,但不少商户仍执行着20多年前的标准,每亩每年只有1500—2000元;

  拆迁还建的住宅楼没有补齐差价。比如,拆掉的旧住宅折价30万,还建的新住宅价值50万,居民应补齐20万的差价,但是却一直拖着不交。或者直接购买的住宅,只交了部分房款,余款没了下文。

  “1+X”:兰山街道的方法论

  居民欠债不还,逐渐把村居集体的财务和经济挤压成为畸形,一是集体要举债开销,每年光利息就是上千万元;再是上项目没有资金,严重影响了发展后劲。

  看来,这账是必须要清了。但是,兰山街道地处城区,承载着中国商城的运营,项目落地、安全环保、征收还建、小区治理、信访维稳、城市管理,各项工作一个比一个重要,清欠应该放在什么位置,又如何去开展?

  兰山街道给出的工作方法论是:“1+x”,其中“1”就是清欠和规范合同协议,“x”是其他工作,也就是说清欠是前提,其他工作受清欠推进影响。按说,这其中没有必然的联系啊?

  田宗春解释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是最占理、最基础、最该办的事情,如果连欠账都不闻不问,那么其他工作承诺得再好,蓝图描绘得再美,群众也不会买账。如果失去了民心与诚信,干部没信誉、没威望、没底气,任何工作的开展都像是在沙滩上建大厦。

  于是,该街道开展了敢担当善作为“1+x”攻坚行动,并把2019年确定为“狠刹四风猛抓落实”活动年。提出,把清收清欠与党风廉政建设相结合、与整顿软弱班子相结合、与扫黑除恶相结合。同时,把清收清欠作为转变作风、狠抓落实、争取民心的具体行动,作为检验干部担当作为的试金石,作为考验干部工作作风的照妖镜。

  清收清欠克“五难”

  兰山街道通过一次次摸底,一次次会诊分析,厘清了清收清欠的难点。一是难在了大家互相观望,你不交我也不交,反正户数众多数额巨大;再是难在了对象上,敢于欠账的没别人,要么是村居干部要么是“有头有脸有关系”的;三是难在了三角债上,我欠集体承包费,集体还欠我工程款呢;四是难在了时间长上,追溯起来困难重重,比如有的已经找不到债主了;最后难在原来的合同有漏洞,需要重新规范完善。

  为此,该街道首先突破重点,要求党员干部带头还债,然后辐射带动自己的爹娘兄弟,再辐射带动自己的三亲六故。张家王庄80岁的老党员张庆民,率先还上了为儿子治病欠下的一万元,里面甚至有不少10元、5元面值的;林庄支部书记的三叔欠了集体25万元承包费,他二话没说自己掏钱先垫上……局面一下为之打开,没有人再认为这次清欠是走过场了。

  随后,村居干部组成“小分队”按照包片包户的分工,进门入户与欠债户摆事实、讲道理、算细账、理三角债,一次不行两次,家里找不到就追到外地。这样一来,面上的清欠工作铺开了。

  规范完善合同方面,阻力还是不小。承包土地的企业、商户认为,承包价格是当年合同认定的,不能随便修改。工作人员首先承认合同的合法性,同时指出合同的不规范之处,再就是承包费比现行的至少低的太多,既不合情也不合理。很快,数百份合同一一得以规范完善。

  对那些难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