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临沂频道 > 独家新闻 > 正文

临沂民警倒在“扫黑”路上 倒下的姿势仍旧是奔跑

2018-08-01 16:37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8年的4月,遥远的东北还未有春天的气息。扫黑路上永不停歇的史夫俊,将生命的最后一刻,永远地定格在了东北冰冷的土地上。魂兮归来时,皑皑白雪吟着天堂的赞歌,送人民的英雄魂归故里。

    鲁网临沂8月1日讯(记者 杨成喜 见习记者 董良安)2018年的4月,遥远的东北还未有春天的气息。扫黑路上永不停歇的史夫俊,将生命的最后一刻,永远地定格在了东北冰冷的土地上。魂兮归来时,皑皑白雪吟着天堂的赞歌,送人民的英雄魂归故里。 

  远赴东北“扫黑”再也没有回来 

  英雄出征时,山东早已青山隐隐。 

  3月下旬,一条早已过了追诉期的刑事案件线索,送到了费县扫黑办。为了不让每一个坏人漏网,史夫俊主动请缨,前往东北查找当年嫌犯留下的蛛丝马迹。 

  局里很快同意了史夫俊的请求,因为局里知道,作为整个刑侦大队心最细、办法最多、也是最能啃硬骨头的办案攻坚能手,史夫俊当然是最佳人选,案子交到他手中局里也最放心。

  4月1日,史夫俊同战友刘才后踏上了去东北的征程。从临沂到青岛,从青岛到牡丹江,从牡丹江到绥芬河,两人下了汽车换火车,一路风尘仆仆,马不停蹄,终于在4月2日下午2点到了绥芬河市。 

  去往绥芬河的火车上,史夫俊就已迫不及待地通过电话联系案件中的目击者。为了打消目击者的疑虑,史夫俊在电话里反复解释,终于取得目击证人的信任,约定于当天下午两点四十见面记材料。 

  整整两个小时,取得了关系涉案嫌疑人曾雇凶将一名林场工人捅成重伤,作案后逃回山东费县老家的重要证人材料。史夫俊同战友刘才后约定第二天一早去绥阳林业公安局调取当年的报案材料和受害人的笔录、伤情鉴定。 

  4月3日早6点,两人退房准备到30公里外的绥阳林业公安局调取档案。北方4月早上非常冷,只有零下6度,宾馆门口见不到行人和车辆。 

  为了能打到车,两个人背着行囊一路疾行,穿过宾馆前的绥芬河小广场,奔向通行车辆较多的一条大路。刘才后与史夫俊一前一后走着,通过路口时,一辆在此掉头的大巴车将刘才后和史夫俊隔了开来。 

  发现史夫俊没有跟上,刘才后回头再看战友时,发现史夫俊突然低头捂了一下胸,然后一头歪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浑身抽搐。 

  “老史,老史,你怎么了?”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刘才后猝不及防,他一边抱着战友嘶声呼唤,脱下自己的衣服裹在他身上,一边求助路人拨打120急救电话。可这时的史夫俊只是嘴角不断溢出泡沫,却始终没有回应,后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回想起当初史夫俊倒下的一幕时,刘才后仍旧是哽咽难言,就在当地医院里史夫俊的遗体盖上白布以后,刘才后还曾几次偷入掀开白布看看,期盼着战友能醒过来,一起把领导交代的任务办完。 

  “四特”民警已成绝唱 

  魂兮归来,东北还是白雪皑皑。 

  史夫俊不幸逝世的消息,传回局里时,没有人相信。教导员在电话里告知王玉奎知史夫俊去世的消息,不敢相信的王玉奎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在电话里直斥教导员是“放狗屁”。让王玉奎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亲自安排送战友出征,再获得战友的消息时不是得胜的捷报,而是阴阳相隔的死讯。 

  “现在我在自己办公室坐够了的时候,我都会去老史的办公室看看,想一想以前我们一起抬杠吵架的日子,那时候我俩一天不吵几句嘴都难受”,王玉奎说。而如今,办公室安静了,王玉奎和战友们的心却空了不少。 

  在一众战友眼里,史夫俊就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讲奉献、特别守纪律”的“四特”代表。从警14年来,史夫俊办理的案件有800多起,他经手整理的卷宗千余册,既规范又整洁,从未接到过因执法不公、办案不规范引起的投诉。 

  2017年3月,大队侦办一起制毒贩毒案件,因环保部门根据群众举报前往调查导致打草惊蛇,主要犯罪嫌疑人闻风潜逃,只有三名下线小喽啰落网,这些下线与逃走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都不熟悉,且他们均使用的化名和假身份证,案子眼看就要“黄”了。 

  史夫俊带着队员,根据审讯获取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模拟画像,从案发地附近、宾馆饭店、金融系统拷贝了100多个GB的视频资料,一看就是三天三夜,在第四天的凌晨2点多,从一个饭店的视频中确定了主要嫌疑人,并研判出他的活动轨迹,由此剥茧抽丝、循线追踪,最终将包括所有主要犯罪嫌疑人和屡屡漏网的两名制毒技师在内的1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获,打掉制毒窝点两个,缴获毒品半成品349.19公斤,设备及原材料一大宗,成为公安部督办案件,也是费县有史以来侦破的最大一起毒品案。 

  在抓捕毒贩的过程中,一名犯罪嫌疑人趁乱翻过一堵矮墙意图逃走,作为年长的老大哥,史夫俊担心年轻民警追击有危险,自己就毫不犹豫地跟着翻了过去。没想到矮墙后面是一个河岸,墙顶距离地面四米多高,犯罪嫌疑人已经摔断了腿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史夫俊凭借着过硬的战术本领,一跃而下,跳到河岸上,将嫌疑人控制住,自己的一条腿却是一片青紫。 

  无法兑现的承诺 

  此生已许国家,再难许小家。 

  对于家庭来说,史夫俊或许亏欠的还很多。“我们之间在家里基本上很少能碰面,多数沟通还都是通过电话”,史夫俊的妻子全先洁告诉记者。 

  三月份刚“押着”丈夫在自己工作的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然而没有任何异样的丈夫就这么走了,全先洁还是无法接受。 

  “他走后,我才发现,我们还没有一张像样的全家福,现在我就想着能不能找一家影楼,把他的照片给P进来,这个家不能没有他”,全先洁一边说着一边止不住地抹着眼泪。 

  “虽然一个月在一起吃不上一顿团圆饭,但是老史常说,我也帮不上家里什么忙,等退休了,就买辆越野车,好好陪着你周游全国,他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史夫俊的妻子说着说着就泪如雨下。 

  史夫俊的儿子,正读高二,曾几次要求父亲穿警服让自己拍一张照片,但都因为工作太忙而未能如愿。 

  生性内向的儿子,在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时,从心里决定大学时入读警校,毕业后要成为向父亲一样的人民警察,继续父亲奉献一生的警察事业。 

    

    

    

    


初审编辑:王婷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