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临沂频道 > 独家新闻 > 正文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2017-03-28 11:43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在临沂,古老的陷泥河由西向东蜿蜒流淌,奔淌的河水早已不再清澈。通达路上,一座水泥桥梁静静横卧着,成为了临沂地域分界的标识,桥南是罗庄,桥北是兰山。而这座桥在一些人眼中有着其他的含义,桥的西侧是远近闻名的劳务市场。

  鲁网临沂3月28日讯 在临沂,古老的陷泥河由西向东蜿蜒流淌,奔淌的河水早已不再清澈。通达路上,一座水泥桥梁静静横卧着,成为了临沂地域分界的标识,桥南是罗庄,桥北是兰山。而这座桥在一些人眼中有着其他的含义,桥的西侧是远近闻名的劳务市场。

  这个劳务市场最大的特点是“自由买卖”,在这里,没有了形形色色的管理者的身影,只是自由买卖的对象不再是成型的商品,而是劳务者的体力和技巧。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清晨劳务市场的南角,罗庄区的标牌清晰可见

  清晨八点的劳务市场,倒显得有些清清淡淡。一位大叔告诉记者来晚了,“这里人最多的时候是早晨6,7点钟的时候,这时候很多人都找到活走了。”

  记者从大叔口中得知,来劳务市场找活的一般都5,6点钟就起床前往这里,“再晚点就不好找活了,老板肯定想让咱多干会啊。”而在他看来,市场行情的变化更让劳务市场的工作状况变得恶化,“这两年用工少了太多,可来打零工的人有增无减,所以找不到活就成了常态”。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清晨8点劳务市场的一角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偶尔有人招工,立马会在人群中引发一股不小的“涟漪”,短短不到10秒钟,招工者就被人群围住了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叉车工在车座上小憩一会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两个装修工在悠闲的聊天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家住罗庄区高都镇的马大哥已经等待了3小时,实在无聊的他在亭子里看起了地上丢弃的杂志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务工者停放在道路旁的车辆,远处高耸的楼房和近景有些格格不入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因为没有耳机,张大姨把手机紧贴着耳朵听戏剧,算是闲来无事的一份爱好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中午时分,一位大爷躺在废弃的站牌上酣然入睡

  人物

  电线杆下的徐大叔

  徐大叔今年49岁了,他在晚上还有着一份铁路扳道工的工作,出来打点零工是个人的一点爱好。他有两个孩子,大孩子正在临沂大学读书。

  谈到理想,他坦言自己这个年纪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就是希望孩子过的更好些。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徐叔已经在劳务市场苦苦守候了2个多小时,依然没有揽到活,他倚靠在电线杆上,静静看着过往车流。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在一次打零工过程中,徐叔右手食指的指甲不小心被挤掉,加上自己没有悉心保养,指甲处已经长得畸形。而在徐叔的手上,层层的厚茧和满手沧桑的裂痕同样引人注意。

  “不甘寂寞”的临沭小伙

  眼前的这两个临沭小伙,打零工算是他们的“副业”。其中姓袁的小伙告诉记者,他们的主业是家禽养殖,因为最近一批鸭子已经出笼,不打算浪费时间的他们决定来这里“碰碰运气”,今天是他们来劳务市场的第一天。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俩小伙恬静的表情

  “闯山东”的俩东北纯爷们

  李大哥今年三十多岁,出生在东北的他烙印着深深的豪爽气息。曾做过生意,现在在劳务市场从事一份新的“事业”,组建了一支施工队。如今的他已经“混迹”劳务市场两三年了,“生性自由,不喜欢拘束,劳务市场的环境挺好。”李大哥这样形容自己的梦想:”和年轻人一样,无非就是车房。”

  同是东北人的朱大哥曾是个上班族,当过兵,下过海,相比起履历,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酒量。朱大哥曾绰号“酒王”,一顿能喝2斤白酒的他在“酒量剽悍”的东北都鲜见敌手。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李大哥(右)和朱大哥(左)在街边小摊上各买了一个3元的煎饼,算是两人的正式午餐了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李大哥平时喝水用的杯子,看外表充满了“故事”

   江西汉子的“临沂梦”

  在劳务市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记者发现了熊大哥。看到他时,别的同伴正开着他的玩笑。在工友的介绍下,记者了解到熊大哥的“身世”:身为江西人的他已经在临沂呆了整整13年。离婚后,他独自照顾着父母和两个孩子,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即便在人生中经历了太多挫败不如意,如今的他仍然很开朗,谈到梦想,熊大哥坦言,想娶个媳妇,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他还有个心愿就是希望等赚足了钱,做个小买卖生意。“生意毕竟相对稳定些,赚钱还多,再也不想打工了!”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在一旁同伴的逗乐下,熊大哥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瓦工和他的歌曲

  时至中午,半天没找到工作的李大哥索性在桥边的栏杆下用手机听起了歌,背后就是污浊的陷泥河,站在旁边可以闻到河水中“浓郁”的气味。手机里播放的是苏芮的《酒干倘卖无》,李大哥告诉记者,这首歌曲主要是放给儿子听的,要让他从小就记得感恩。

  李大哥是位瓦工,谈到现在的工作,他坦言自己有技术,找活倒是不愁,只要想干基本就闲不下来。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李大哥和背后污浊的河水

    爱好山水画的大叔也打零工

  黄大叔今年54岁,毕业于临沂交通技师学校,开过大车,上过油井,甚至还下海捕过鱼……而现在,他在劳务市场做的“职业”是电焊。面对自己纷呈多彩的人生旅程,黄大叔唯一的一点遗憾是没能在国际远洋大船上当上船员。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看着记者一直盯着看自己脚下穿着的明显偏小,粉红色的女士板鞋,黄大叔有点不好意思,他解释自己出来打零工不能穿好鞋好衣。自己还有绘画山水画的爱好,平时参观一些山水画展都穿着的很正式。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站着等了半天活,黄大叔休息看起了手机

 

  

  一天赚200的大姨

  在问眼前的大姨贵姓的时候,大姨利落的说“姓寇,日寇的寇”。

  

临沂面孔|陷泥河旁的劳务市场,他们靠双手养家糊口

  寇大姨是一名粉刷腻子粉的建筑工,这份工作虽然脏,但是很赚钱,“一天就200块,工资可是不低,从过年到现在赚了有5000了”。寇大姨还是很满意自己的这份工作,她想趁着能干的时候再干上2年,然后就去抱孙子。

  后记

  记者在和多数务工者的聊天中了解到,劳务市场现在面临着劳动力过度饱和的现状,每天只有少数人才能找到活干,大多数人终其一天也无功而返。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他们是再普通不过的劳动者,但在我心中,对他们的定义却是“伟大的平凡人”。

  的确,他们没有光鲜亮丽的衣着,没有美如冠玉的外貌,更没有贯古通今的学识……

  他们中有些甚至丑陋,不堪,衣衫褴褛……

  但正是如此,才突显他们的“伟大”。他们平凡,真实,用自己的汗水浇筑未来,他们是劳动中的“自由者”!


初审编辑:王安娜
分享到:
./W020170328428754032830.jpg